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农门秀色之医女当家 > 第427章 庵堂清修(一更)


????“鲁夫人好大的口气。”

????谭老夫人被小朱氏气得险些一口气提不上来,捂着胸口靠在太师椅上,旁边伺候的丫鬟嬷嬷赶紧给她顺气。小朱氏飘然离去,在门口却碰上了带着丫鬟过来的陆温怡。陆温怡人未至声先到,一开口就让小朱氏脸色微变。

????她时常来谭府窜门攀亲,自然是见过陆温怡的。

????陆温怡出身名门望族,天性高傲,嫉恶如仇,对小朱氏这等钻研势力之辈最为厌恶。大多时候,小朱氏来拜访,陆温怡是能避则避。不能避了,便看在婆母的面子上,屈尊和她寒暄两句。她就坐在那里,浑身的气度却让小朱氏不敢靠近。

????今日陆温怡倒不是刻意避着小朱氏,她是去见了她那小姑子谭修黛。

????谭修黛自打被休以后,就关在屋子里,发了几天脾气,伺候的丫鬟们苦不堪言,求到她跟前来,她不能不管,便亲自过去看了一趟。两个耳光下去,谭修黛就不敢再闹了,乖乖的吃饭。见她消停了,陆温怡才离开,又听说小朱氏来了,猜到定是来者不善,便急匆匆的带人过来。在屋外就听见小朱氏大言不惭的将靠谭家为她儿子谋前程说成是对谭家被休女儿一个栖身之所的大恩大德,脸皮还真是够厚的。

????小朱氏能拿捏亲姐姐,是因为太了解自个儿姐姐的性子。但陆温怡不同,天生就有一股子傲气和威严,让她莫名畏惧。

????鲁元良则是看直了眼。

????他这个表嫂,生得可真是美。娥眉凤目,琼鼻樱唇,皮肤白皙吹弹可破。明明只比他娘小不了几岁,瞧着却仿佛年轻了至少十岁。怎么看,都不像是三十有余的人。若是谭修黛能有陆温怡一半美貌,莫说是纳妾,便是让他三媒六聘娶回家做正妻,他也心甘情愿。

????表哥还真是艳福不浅,娶了这么个大美人,还是高门嫡女。

????他心中艳羡,却也只敢偷偷窥视两眼。他这表嫂美则美矣,却十分凶悍。那日将他和谭修黛捉奸在床,险些一剑了结了他。所以鲁元良现在看陆温怡,虽有色心,更多的和他娘一样,是畏惧。连表嫂都不敢唤了,有点哆嗦的跟在他娘身后,生怕陆温怡注意到他,一个不高兴就举剑朝他刺来。

????“原来是温怡啊。”小朱氏稳了稳心绪,端着有些僵硬的笑脸,“今日怎么有空过来了?”

????陆温怡瞥了她一眼,“鲁夫人就奇怪了。我自己的家,去哪儿,难道还需要向鲁夫人请示不成?”

????小朱氏没想到她说话这么直白,如此的不留余地,面染薄怒。

????“温怡,你这是怎么说话的?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长辈,你这般的颐指气使,咄咄逼人,好没礼数。若传出去,旁人怕是会误会陆家的女儿是否家教欠缺…”

????“我陆家家教,还由不得旁人说三道四。”

????陆温怡冷冷看着她,“亏得鲁夫人还知道自己是长辈,如此的倚老卖老,毫无长辈的风度,也敢在我面前论及家教?今日在我家里,你母子为客,却对我母亲出言不敬,威逼利诱,这便是你们鲁家的家风教养?母亲念及姐妹之情,多年来对你宽纵厚待,你便顺着杆子往上爬得寸进尺了。”

????她冷笑,“我从未见过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你--”

????小朱氏虽和陆温怡相看两相厌,但从未这般针锋相对过。哪知今日她一来就气势汹汹,说话夹枪带棒,更是直言辱骂。小朱氏又惊又怒,又找不到立场反驳,顿时气得脸色发白,七窍生烟。

????陆温怡早看小朱氏不顺眼了,也就是她那婆母心大,总念着一母同胞的姐妹情分,一再的纵容小朱氏母子俩。还以为人家会感恩戴德知恩图报,谁知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这不,眼见谭家有机可乘,立马就挂着笑脸登门要挟来了。

????这等恶亲戚,不要也罢。

????“我什么?”

????婆母有下人照顾,陆温怡暂且不用费心。

????“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自知之明。你儿子是个什么脓包你不清楚吗?受了我夫君的提携,不思感恩也就罢了,竟还登门羞辱。鲁夫人,你是哪来的底气,敢在我谭家的地盘上这般肆无忌惮横行霸道?真当以为我谭家无人吗?”陆温怡一句话比一句话冷锐,全身气场大开,压得小朱氏喘不过气来,下意识的后退两步。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们鲁家又算个什么门第?敢在我面前颐指气使高高在上,你也配?”

????最后三个字,她音量陡然拔高,震得小朱氏气息不稳,踉跄的向后退了好几步。鲁元良就在她身后,连忙抬手扶住了她,自个儿却也不敢抬头,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比起他娘,他更怕陆温怡这个表嫂。

????然而盛怒之下的陆温怡,哪里会放过他这个‘罪魁祸首’?骂完了小朱氏,陆温怡立即将目光转到他身上,三分怒火七分讥嘲,“上次我没一剑取了你的狗命,你竟还敢来?怎么,嫌自己命太长?还是觉得,我真不敢杀你?”

????说到最后一句,已露杀意。

????小朱氏惊惧的挡在儿子面前,“你、你要做什么?我儿可是朝廷命官,光天化日,你胆敢行凶,当真以为你陆家权势滔天,可以杀人放火横行无忌了吗…”

????“呸!”

????陆温怡不屑的碎她一口,将她碎得满面通红,又羞又怒。

????“一个八品给侍郎,连金銮殿的门槛都踏不去,好意思称自己是朝廷命官?哪里来这么大的脸?我陆家如何,还由不得你这个巧言令色搬弄是非的妇人来置喙。”她上前一步,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盯着已退无可退的小朱氏,冷蔑道:“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你们鲁家在我眼里,不过就是一只卑贱蝼蚁。你们母子俩若是安分些,倒能平安度日。若还一门心思的打着歪主意,就别怪我翻脸无情。”

????小朱氏惊恐的瞪大双眼。

????“你、你想干什么…”

????陆温怡满眼轻蔑,“谭家女儿,便是死,也不会给你那草包儿子做妾。你们母子,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再出现在我眼前,我就废了他,让你们谭家就此绝后!”

????这威胁相当有用,小朱氏当即吓得险些晕过去。

????鲁元良连忙接住摇摇欲坠的老娘,向陆温怡鞠了个躬,狼狈离去。

????陆温怡冷声吩咐,“以后鲁家再来人,无论是谁,一律不许放进来。若敢纠缠,就给我打出去。”

????她素有威严,一声令下无人敢不从。

????“是。”

????陆温怡这才走向婆母,屈膝一礼。

????“母亲。”

????谭老夫人方才一直旁观她怼小朱氏,若是换了以往,必然要象征性的斥责一番,让她不可失了礼数分寸。但现在,她既无力也没立场,满脸疲惫的点点头。

????“你刚才去看修黛了?她怎么样?”

????“刚吃了饭。我让人给她喝了安神茶,已经睡下了。”

????谭老夫人疲倦的揉了揉眉心。

????“也好。”

????这两日她卧病在床,也没时间去看女儿,只能从儿子儿媳和下人口中得知女儿这两日闹腾得很,儿媳妇也没少费心。回想起那日自己对儿媳的态度,谭老夫人心中也有些许的愧疚。

????“辛苦你了。”

????只要不涉及谭修黛,谭老夫人还是很通情达理的,否则陆温怡也不会隐忍这么多年。

????“母亲言重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陆温怡语气淡淡,没有谦虚也没有讨好的意思,“您累了吧,我先扶您回屋休息。”

????谭老夫人嗯了声。

????陆温怡扶着她走进内室,在床上躺下,这才道:“母亲,鲁夫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谭老夫人沉默。

????她不是不知道妹妹是个什么性子,虚伪势利两面三刀精于算计。但她总想着,好歹是自家姐妹,在京城唯一的娘家人,便一再容忍宽纵。却忘记了那句古话,升米养恩,斗米养仇。

????小朱氏,便是如此。

????“母亲,将修黛送走吧。”

????叶家休妻后,陆温怡是头一次在婆母面前提出自己的想法,“鲁夫人一心想攀着谭家,给他儿子谋前程,如今更是连丝毫亲戚的情分都不顾,竟说出让修黛入门为妾的话。说到底,不过还是想着攀附。说句您不爱听的话,她儿子玩世不恭游手好闲,这辈子是混不出个人样来了,撑死了四品官儿,便是祖上烧高香了。且胆小怕事,风流好色。这样的人,莫说要修黛给他做妾,便是他鲁家三媒六聘,八抬大轿的迎娶为正妻,谭家也是不屑的。”

????这一点,谭老夫人是认可的。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鲁夫人已知当日事端,怕是不会就此罢手。但有风吹草动,受害的还是修黛。”陆温怡虽不喜欢谭修黛,但若谭修黛真给鲁元良做了妾,她脸上也无光。而且就鲁夫人那嘴脸,她看着都恶心。谭修黛好歹是她小姑子,岂容那样势利的小人欺负?

????陆家人大多都护短,自家人便是犯了错,关起门来怎么处置都行,断不许旁人说三道四指手画脚。

????“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修黛送走,吃斋念佛青灯古佛。毕竟她背了那样的罪名,这般作态也可算做赎罪。如此一来,世人也会宽容些许,不会再落井下石。鲁夫人再行作祟,便会显得刻意陷害,旁人只会唾弃,更不会相信。”陆温怡为了这个小姑子,也算是尽心了,“虽然清苦了些,但总比事情败露,唯有死路一条要好。”

????无论如何,活着总是最好的。

????而且谭修黛那个性子,让她吃素念佛,磨一磨性子也好,省得将来闯出更大的祸患来。

????谭老夫人舍不得女儿受苦受难,但她更无法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被逼死。两厢一对比,她纵然心痛如绞,也只能答应陆温怡的提议。

????“等修黛醒了,你带她过来一趟。”

????“是。”

????午时,谭修昊下朝回府,从妻子口中听说了姨母和表弟登门之事。

????“姨母这些年也是越发的不知收敛了。”他叹一声,既是疲倦又是无奈,“我有心帮扶表弟,奈何他自己不知上进,姨母又…如今这么一闹,结了仇,再不来往倒是也没什么。只怕母亲嘴上不说,心里总归是难受。”

????毕竟那是她的亲妹妹,血浓于水,她在京城唯一的娘家人。就这么闹掰了,她必不能这般轻易的释然。

????陆温怡没吭声。

????她也知道,丈夫说这话,并无责怪她的意思,不过是对母亲一片孝心罢了。其实婆母并非刻薄之人,就是过于护短偏私,有些事情就不那么拎得清。又优柔寡断,有时候过分仁慈。养得小朱氏豺狼之心,纵得女儿任性妄为,才会有今日这般大祸。

????就像小朱氏心中所想那般,谭老夫人本就不是精于算计之人。但她运气好,年轻的时候有丈夫护着,丈夫死后有儿子儿媳撑着,安稳了大半辈子,老来才尝到自己因‘宽慈’种下的苦果。

????谭修黛一觉睡到半下午。

????她才被陆温怡教训过,一时半会儿也不敢再闹了,想着等会儿见了母亲再告状。

????陆温怡看穿她的心思,却难得跟她计较。几人来到谭老夫人的房间,谭修黛立即就扑跪在床前,眼泪哗啦啦就出来了。

????“娘…”

????她脸上白天被陆温怡掌掴的痕迹已经消了,但她还记得抽耳挂的疼痛,抓着谭老夫人的手便道:“嫂子她欺负我,您要为我做主啊…”

????谭老夫人叹了声,抬手给她擦干眼泪,没有顺着她的意发难儿媳。

????“修黛,今日你姨母和表哥来过了。”

????谭修黛哭声一顿,一时之间脑子有些懵,立即就想起醉酒后那夜的荒唐事,脸色又青又红,也将告状的事儿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们来做什么?”她声音近乎尖锐,“把我害成这样,他们还有脸来?”

????被关在家里这几日,谭修黛又哭又闹,一会儿骂叶志文薄情寡义,一会儿又骂叶家有失公允,一会儿骂林珍珍狐媚虚伪,一会儿骂老天有眼无珠,后来又骂陆温怡仗势欺人。翻来覆去的骂了几天,没人理她,她嗓子也哑了。既愤怒又委屈,既慌张又绝望。她始终没法接受自己被休的事实。浑浑噩噩中,又想起新婚时也和丈夫甜蜜过一段时间。丈夫一直对她包容,缘何这次会如此的绝情?林珍珍已经被送走,那为何还要休了自己?想来想去,她终于又给丈夫的绝情找到一个理由。

????就是那夜和表哥醉酒荒唐,被人给捅出去了。

????是谁说的?

????陆温怡,还是鲁家人?

????她很想迁怒陆温怡,毕竟那两日陆温怡回了娘家,有的是动机和时间向叶家通风报信。但她仅剩不多的理智却又告诉她,陆温怡的确是没必要那么做。败坏了她的名声,让谭家蒙羞,陆温怡这个谭夫人面上也无光。那么,就只剩下鲁家人了。

????小朱氏惯来势利,平日里对谭修黛甚好。再加上一心想和谭府攀亲,自然就更为亲昵。谭修黛那骄纵的脾气,谭老夫人占了七分,另外三分也拜小朱氏所赐。

????故而谭修黛对这个小姨印象极好。可自从和表哥一夜放纵后,她就对鲁家人生了厌恶之心。如今丑事败露,导致自己被休,她更是敏感多疑。立即想到,从前姨母有心聘娶她为儿媳妇。莫不是,他们母子俩没达到目的,刻意报复?

????念及此,她便气得浑身颤抖。

????“都是他们害我,娘,他们害我的。那天晚上,定是表哥…不,是鲁元良,他故意灌醉我,否则我也不会…不会…”

????她哭了出来,愤怒绝望,无助凄惶。

????陆温怡撇撇嘴。

????鲁元良有色心没色胆,在谭府,他还不敢乱来。她已经审问过了,那天晚上,鲁元良无意间撞见喝闷酒的谭修黛,好奇之下过去询问。他还知道些许分寸,没敢靠太近。但喝醉了的谭修黛不管不顾,拉着他陪自己喝。鲁元良本身也是半醉,被她这么一拉,脑子一昏,顿时把什么礼教之防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两人喝着喝着,酩酊大醉。边上也没个人伺候,喝醉了后谭修黛就靠在鲁元良身上,跌跌撞撞的回了房。

????错误,就这么发生了。

????这也是谭老夫人那日审问后的结果。

????如今见女儿哭诉指控,除了苦笑便是悲凉。

????“你姨母说,让你给你表哥做妾。”

????谭修黛顿时跳了下来,“什么妾?他也配?他毁我清白,害我至此,活该被千刀万剐,竟还敢出此狂言。娘,娘…”她又扑过去,“我不做妾,我死也不给人做妾…”

????陆温怡看了她一眼。

????还算有些气性。

????“娘知道。”

????谭老夫人安抚的拍拍她的肩,柔声道:“放心吧,娘没答应。咱们谭家的女儿,怎么能给人做妾?你嫂子已经吩咐下去,以后鲁家来人,一律不许入府半步。他们如此忘恩负义,过河拆桥,以后我们谭家,也无需再与鲁家来往。”

????谭修黛眼睫上还挂着泪,有些意外陆温怡竟会帮她,想到上午陆温怡才掌掴了她,一时之间心情又有些复杂。

????谭老夫人又叹了声,面上尽是无奈与悲痛。

????“只是,如今这般情状,你是不能呆在京城了。你姨母那个人,今日吃了亏,若是再放出些什么不好听的流言,你就真的没有活路了。”她没有停顿,生怕自己会心软,“我已与你大哥商量过了,明天便送你离开。城外有一座庵堂,你便在去那里,以‘思过’为名,修身养性。你姨母他们,再不敢起什么幺蛾子。”

????谭修黛目光睁大,不可置信道:“庵堂?娘,您的意思是…要我剃度为尼么?”

????谭老夫人忍着泪摇头,颤抖着说道:“只是让你,暂避风头。放心,我会时常派人过去看你的。修黛…”她握住女儿冰凉的小手,老眼含泪,“娘也没有办法。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你。若让人知道你是因为不贞被休,便是日日呆在府中,怕是也不得消停。”

????谭家满门,荣辱与共。若爆出女子不贞的丑闻,谭修昊以及他的孩子都会受到影响。谭老夫人不能让孙子孙女都无辜受此牵连。况且,这的确也是最为稳妥的法子。否则将来脑开了,整个谭家名声就跟着臭了。谭修黛若是因此避居佛堂清修悔过,还能稍稍挽回一些世人的宽纵。

????人活在这世上就是这样,有时候,不得不顾及旁人的言论。毕竟一人身系一族,不可肆意而为。

????谭修黛张了张嘴,泪水自眼眶哗啦啦的流下。

????她不想离开谭府,不想离开京城,更不想去什么佛堂清修。去了,没准儿就是一辈子。毕竟‘思过悔罪’,至少也要个三五年。到那时她再回来,早已物是人非。便是没人再对她翻旧账,她后半辈子也基本就是残灯古佛,顾影自怜了。

????“娘,我不去,我不要去庵堂,我不去,不要赶我走…”

????她哭得可怜又绝望。

????谭老夫人心都要碎了,将她搂在怀里,跟着落泪。

????“别怕,等过几年,这事儿淡下去了,我再让你大哥把你接回来。咱们谭家,还养得起一个女儿。”

????谭修黛趴在她怀里悲痛大哭。哭声里俱是绝望愤懑无奈,以及微微悔意。

????……

????翌日,一辆马车从谭府而出。同时,谭家放出消息。不孝女谭修黛,因悔对婆母言行不敬,已脱簪着素,前去庵堂跪佛请罪。

????谭修黛被休一事,在圈子里也是沸沸腾腾了好些日子,人人都在背地里议论看笑话,说什么的都有。没想到,素来宠女儿的谭老夫人,这次竟能狠得下心来,真的将谭修黛给送走。这倒是让一帮嚼舌根的女人,诧异至于又有些刮目相看。

????人谁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吃瓜群众们,也不是和谭家有什么深仇大恨,人家都已诚心悔过了,自然没必要再继续奚落诋毁。

????叶家那边听说了后,也没什么反应。谭修黛自离叶府,便与叶家再无任何干系。叶夫人养了些时日,病也好了,隔了数月,便又为儿子寻了一门亲。当然,这是后话了。

????鲁府。

????小朱氏的确还想着用谭修黛和儿子的‘私情’搞些事端,让谭家心甘情愿的将女儿送来给儿子做妾。刻意放消息出来,谭修黛名声彻底败坏,只能认命。尽管会惹怒谭家,但两家有了姻亲,谭修昊就不得不提拔作为妹夫的鲁元良。但她还未行动,谭修黛就被送走了。

????这一出让小朱氏始料未及,险些气得背过气去。

????鲁元良倒是松了口气。可没多久,他就笑不出来了。

????他被参奏‘呷妓’。

????大燕律法明文规定,朝廷命官不可‘呷妓’,轻则罢官重则流放。他这样的八品小官,又没什么斐然政绩,得罪不了什么权势高官,按理说私底下再是荒唐,御史台也没那个闲心去参奏他。

????小朱氏却立即明白,这是她那个姐姐的报复。

????谭老夫人和和气气了一辈子,终于为女儿对娘家人硬气了一回。小朱氏敢上门逼迫,她便让儿子毁了鲁元良的前程。

????鲁元良被罢官。

????小朱氏上谭府求助,却吃了闭门羹。她在谭府门前破口大骂,句句针对谭修黛,什么狐媚勾引,事迹败露退居佛堂云云。一句比一句石破天惊。

????围观群众本来惊异有所怀疑,但看谭家对此既不回应也不追究,看似承认。但谭夫人陆温怡每每出门做客,面色如常,云淡风轻,丝毫没有半分‘小姑子与人偷情,伤风败俗’的羞耻感。于是大家了悟了,必然是小朱氏狗急跳墙,刻意污蔑,对其更是不屑。

????鲁元良的官职终究没能保住。

????小朱氏央着丈夫到处求人花钱,才没让他被判流放。只是他这辈子,与官途无缘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与她儿子订婚的那家姑娘,登门退了婚书,另嫁他人。

????小朱氏被连连的噩耗打击之下终于病倒了。偷鸡不成蚀把米,悔之…晚矣。

????谭府终于平静了。

????谭老夫人的确如她所说,时常派人去探望女儿。不过庵堂里也有规矩,不得吃荤沾酒,不得穿金戴银,否则便要将谭修黛赶走。没办法,她是来请罪的,放在大众眼皮底下,才叫做请罪,不可能在家里立一座佛堂日日跪拜。庵堂的所有清规律例,她都必须遵守。

????青灯古佛,苦不堪言。

????然而这样的日子,或许会很长,很长。

????时间久了,便真的就是赎罪了。

????**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又到了一年冬。今年倒是不如往年那般冷,一直到腊月中旬,都未曾下过一场雪。

????季菀裹着银白大氅站在廊下,快除夕了,终于慢悠悠的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雪。一上午了,屋顶和地面上才勉强积了一层薄薄的雪。孩子们想堆雪人,都堆不起来。

????对此,曦姐儿很沮丧。

????“好了,大冬天的,堆雪人还冷,去屋子里和姐姐一起玩儿吧。”

????季菀点了点女儿的小鼻子,笑着安慰她。

????曦姐儿嘟了嘟嘴,只好和笑着来牵她手的音姐儿回屋了。

????季菀看了看有些阴沉的天,目光又偏向了遥远的北方。

????老太君的身体越来越差,近来已经无法下床,视力越发模糊,时常认错人,记忆混乱。时常会唤起几个孙子,尤其是陆非离。见到季菀,都会下意识的问,‘今日三郎怎么没来?’

????季菀总是耐心的解释,他尚在边境打仗,还未归。

????老太君又叹息,呢喃着旧事。说,三郎的祖父,便是战死的。身中十三刀,浑身浴血而不倒,震得敌军畏惧而不敢前进。说着说着,她便落下泪来,半晌无法平息情绪。

????女人们有的丈夫在打仗,有的儿子在边关,都有些感同身受的悲伤。

????尤其是安国公夫人,丈夫两个儿子都在外,她日日忧心不得释。偶尔还会做噩梦,梦见丈夫儿子一身鲜血,满身刀枪,醒来后一枕冷汗,再不得入眠。

????老太君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昏睡中度过的。

????安国公夫人私底下问季菀,季菀只能老实说,大底抗不了多久了,年后还是让陆非烟回来一趟。怎么着,也得让老太君见最后一面。

????老太君病着,今年的除夕,府中也较之往年少了些许喜庆。

????鞭炮声中,年过去了。

????正月底,陆非烟和丈夫带着孩子回京了。

????------题外话------

????今天还有二更。明天,后天,都会万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