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曦儿受伤(三更)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要进宫,也就是不用听学了,曦姐儿乐坏了,一大早就起来了。小姑娘爱打扮,从自己衣柜里挑挑捡捡了半天才选中自己合意的。她生得漂亮,玉娃娃也似,又穿得贵气,精致得仿佛观音坐前的玉女。

????曦姐儿一坐马车就犯困,所以上车后就趴她娘膝盖上睡着了。马车一停,她就自动醒。这波操作,也是厉害。

????宫里孩子不多,又被规矩约束着,放不开。曦姐儿天性活泼又大胆,在皇子公主堆里特别吃得开。季菀和皇后走得近,音姐儿又是二公主的伴读,曦姐儿自然而然的就和二公主更为亲近些。她每次进宫都会带些民间的小玩意儿,宫里这些个天潢贵胄们,成天被困在四四方方的皇宫里,锦衣玉食镶金戴玉,尊贵有余,却单调空乏得很。见到那些个稀奇古怪的小玩具,都十分好奇。

????“阿音,你们家的工匠怎么就不能做出这些个小玩意儿来?”

????二公主拿着一个雕刻小木车,底下有四个轮儿,前面还有一匹雕刻木马,机关就在马鞍上。轻轻转动,小木车就能如马车一般开始走动。

????大公主道:“阿音整天就抱着书本,还有她的箜篌琵琶什么的,哪有时间鼓捣这些?也就曦儿贪玩儿。”

????曦姐儿还是个孩子,她们俩却都已经十岁,过两年都能议亲了,言行更为严谨,半点也不能疏漏。

????也正因如此,才更沉闷。

????“贪玩儿怎么了?”曦姐儿和她们玩儿熟了,尊卑什么的也都忘了,“我这个年纪,正是玩儿的时候。”

????两个公主都笑。

????音姐儿最近又在学古琴了。小时候学乐器的时候,她对古琴古筝不怎么热衷,现在便要从最基本的开始学。

????“曦儿,你别总记着玩儿,书念得如何了?”

????曦姐儿撇撇嘴,“这又不是在课堂上,怎么又问功课了?我今天可是特意进宫来看你的。”

????音姐儿笑,眉眼弯弯,目光柔和。

????宫里规矩多,其实没什么好玩儿的。几个女孩子,顶多就是在御花园里放放风筝,捉迷藏什么的。

????今天无风,所以就玩儿上了捉迷藏,第一局,曦姐儿便当瞎子。眼睛上蒙了布,站在原地,十个数数完后,她道:“都藏好了么?我要开始了哟。”

????她翘起嘴角,朝左边而去。

????因为她刚才听见有花枝被踩折的声音。地上没石子什么的,她又走得慢,所以不用担心会摔倒。

????找到了。

????她笑眯眯的去摸,摸到一片轻柔丝滑的衣料,这是江南织云锦,专供皇室之人所用。功臣、或者是天子近臣,宗亲宗妇,也能得到陛下御赐。

????安国公府也是有的,但分出去的那三房,就没这个殊荣了。所以这个人,一定是两位公主的其中一位。

????曦姐儿捏了捏那衣料,手指婆娑着上面的花纹。

????大公主喜欢木槿,二公主喜欢蔷薇。

????两者区别还是不小的。

????是以曦姐儿摸了一会儿,就有了答案。

????“大公主。”

????大公主无奈的叹息,“这绣在衣服上的花,又没花香,你闻不见,居然还能摸出来?”

????曦姐儿笑眯眯的转了个方向,很快又找到了二公主,还剩下一个音姐儿。她气定神闲,慢吞吞的走。忽然听见大公主颇为惊讶的道:“皇…”

????但一出声就戛然而止,似乎被谁给打断。

????曦姐儿下意识回头,一下子就撞进一块硬邦邦的胸膛上,撞得她脚下一个趔趄向后倒去。随即一双手揽住了她的腰,将她给带了回来。

????身后响起脚步声。

????是大公主和二公主,以及还未被曦姐儿找到的音姐儿。

????“参见太子殿下。”

????音姐儿立即对着来人行礼。

????太子?

????曦姐儿一把扯掉蒙在眼睛上的布条,瞪着面前的两人,左边那个,是她亲哥哥。右边那个锦衣华服的俊俏少年,眉眼带笑,正是东宫太子,刚才她就是撞进他怀里。

????没料到会在这里撞上太子,曦姐儿一时有点懵。

????音姐儿扯了扯她的衣摆,她才回过神来,忙退后一步,像模像样的行礼。

????“参见太子殿下。”

????太子有趣的瞅了她一眼,“刚才远远的就看见一个小姑娘蒙着眼睛在花丛里窜来窜去,我还奇怪,这是哪儿来的花仙子,降临凡尘。却原来,是国公府的曦姑娘。知行,你这妹妹许久不进宫,倒是越发规矩了。”

????陆知行面带笑容,“小妹无状,冲撞了殿下,还望殿下海涵。”

????曦姐儿撇撇嘴,咕哝道:“我后脑勺又没张眼睛,哪里知道你们在我身后?谁让你们走路没声音…”

????“曦儿。”

????陆知行轻斥一声,“不可无礼。”

????曦姐儿哦了声。

????太子轻笑,“知行,你妹妹可比你有趣多了。”

????陆知行只是笑,颇有些无奈的样子。

????二公主道:“皇兄,你们不是在御书房吗?父皇今天这么早就放你们走了?”

????太子看了陆知行一眼,道:“父皇听说重华夫人携女入宫,特意放行,我嘛,沾了知行的光,逃过一劫。正要去凤鸾宫,路过御花园。”

????曦姐儿眼睛一亮,“那哥哥今天要回府吗?”

????陆知行笑着点点头。

????“我们等会儿要出宫,去郊外策马,晚上再回去。”

????“出宫?”

????二公主微喜,“那我们能不能跟着去?”

????大公主没说话,脸上却也写着雀跃二字。

????两位公主未曾学过武术骑射,不过有人在旁边拉着缰绳,还是没问题的。她们主要的目的不是跟太子和陆知行策马,而是出宫。

????“这可不是我说了算的。”

????太子道:“如果父皇母后准许,贵妃娘娘又放心,我自是没意见的。”

????“太好了。”

????二公主欢喜道:“我这就去向母后请示出宫,有皇兄在,想必母后不会反对。”

????几人结伴去了凤鸾宫,二公主缠了她半晌,皇后终于松口。

????“出宫可以,但要带上侍卫,不能乱跑,宫门下钥前必须回宫。”

????二公主忙不迭的点头,承诺自己一定不会误了时辰,就差指天发誓了。

????曦姐儿还小,季菀本来是不太放心让她跟着一起去的。但几个孩子难得一起出行,又有太子公主在,她也不忍扰了他们的兴致,便嘱咐儿子一定要保护好公主们。

????音姐儿性子安静,她难得见到三伯母,还想和她说说话。但身为二公主的伴读,肯定是要随行的。无奈,只好跟着去了。

????季菀让白风和白筠跟着,照看好曦姐儿,自己先行回府去了。

????“曦姐儿这性子,像极了非烟小时候。”安国公夫人面上带笑,“不过女孩子,活泼些才好。”

????“她现在年纪小,我就怕她不知分寸礼数。”季菀道:“毕竟那是公主,尊卑有别,总不能真的和自家姐妹一样。”

????“有行哥儿看着,无妨。”

????安国公夫人倒是看得开,“再则,你不也说她现在还是个孩子吗,谁会和一个孩子计较?两位公主,也都不是气量狭小的人。”

????季菀含笑点头。

????“也对。”

????到黄昏的时候,行哥儿和曦姐儿回来了。曦姐儿哭兮兮的,见了母亲就直往她身上扑。

????季菀吓了一跳,这才看见女儿的右手手背缠着手帕,显是受伤了。

????“怎么回事?”

????她一边牵着女儿往屋内走,一边问儿子。

????行哥儿有些懊恼,“都怪我,不该答应带她一起策马的…”

????季菀将帕子解开,这才看见,女儿手背上好长一条口子,像是被划伤的。她赶紧让人打来热水,又找来药箱,闻言便皱眉。

????“策马?她一个孩子,你让她跟你们策马?这不是胡闹吗。”

????行哥儿垂着头,“其实也算不上策马。曦姐儿看我和太子比试,非要闹着骑马,我不放心,就让她和我同骑。我刻意放慢了速度,她却嫌马儿走得慢,非要疾驰。我没办法,就…本来一切都好好的,谁知道在树林里看见蝴蝶,她伸手就扑,一不小心,就被树枝给刮伤了…”

????说到底,其实是曦姐儿自己调皮。马儿跑那么快,在马背上,她却还要闹腾,这不是自作自受么?

????季菀有气又无奈,给女儿处理完了伤口,板着脸训斥。

????“走的时候我怎么说的?让你听哥哥的话,你听了吗?平日里淘气就算了,现在居然胆子大到没边儿了。你干什么不好,非要在马背上抓蝴蝶。刮伤了手还是小事,万一从马背上掉下来怎么办?”

????季菀自己是有过惊马的经历的,身边还有两个会武功的侍女护着,她都把头撞了一个大包。女儿才七岁,万一儿子没拉住,就这么扑出去,摔不死也残了。

????念及此,季菀又是后怕又是生气,将女儿推开,道:“你给我站在那,站好了。”

????曦姐儿其实已经没那么疼了,只是小姑娘受了委屈,才苦着脸要人安慰。谁知道,安慰没等着,却等来了母亲的斥责。当时就吓得一呆,连哭都忘了。

????行哥儿不忍,“娘…”

????“你别说话。”

????季菀这次下定决心要好好教育教育女儿,“你七岁的时候如果这般胡闹,早就挨板子跪祠堂了。就是因为平时家里人都宠着她,才让她恃宠生娇,越发肆无忌惮。还有你,她闹着要骑马,你就纵着她,真出事了怎么办?万一她真摔下去了,你也要跟着跳下去被踩吗?”

????她甚少对子女这般严厉。

????行哥儿自知今日大意,也不敢分辨,垂着头站那儿被骂。

????曦姐儿吓坏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季菀瞪着她,“哭,现在知道哭了?早干嘛去了?你以为哭就完了?从现在开始,一个月不许出门,天天在家呆着给我抄三字经,每天抄五遍。”

????曦姐儿哭得更大声了。

????行哥儿想为妹妹求情,但母亲严厉起来,可是说一不二的,遂也不敢开口。

????“还有你。”

????季菀余怒未消,看向儿子,“每天从宫中回来后,去练武场扎一个时辰马步。扎不好,就不许吃晚饭。”

????其实她也是故意吓儿子的,再生气,她也不会舍得饿着儿子。只是这次两人实在闹腾得过分了,非得吃点苦头,才能让这兄妹俩长记性。

????无论曦姐儿怎么哭求认错,季菀都坚决不松口。

????曦姐儿知道这次是真惹怒了母亲,也有些心虚,晚上吃饭的时候都比平时老实多了。

????让丫鬟将女儿送回房间后,季菀才又把儿子叫到跟前来,指着桌子上从女儿手上拆下来的手帕。

????“这是谁的?”

????那手帕是织云锦锻,上面未曾绣任何花纹。女儿的手帕角落里绣着自己名字的最后一个字,儿子则从来不用这么轻柔的锦缎。所以这帕子,只可能是两位公主或者太子的。通常姑娘的手帕,多少都会绣一些花花草草在上面。两位公主的手帕,她也见到过,绝不可能是这样素白一片。

????行哥儿一愣,老实交代道:“是太子殿下的。”

????季菀看向他。

????行哥儿继续道:“曦儿去扑蝶,险些栽出去,我吓得当即收紧缰绳让马儿停下来。但当时马儿跑得快,一时之间没法停下,我要控绳又要护着曦儿,便有些分身乏术。幸亏太子殿下就在我旁边,及时出手将曦儿捞了出去,才没坠马。曦儿受了惊吓,一直趴在太子身上哭…”

????季菀听得眼皮直跳。

????“你刚才回来的时候怎么不说?”

????行哥儿心虚,自然知道母亲气的是什么。虽然曦儿还只是个孩子,陆家也没什么男女七岁不同席的规矩。可那毕竟是太子,又非本家兄弟,于礼法而言,的确是不太妥当。

????“娘,我叮嘱过阿音了,她不会说出去的。两位公主,也不是多嘴多舌的人。曦儿还小,过几天也就忘了。太子殿下,更不会…”

????“他们不说,可宫里的那些侍卫呢?伺候的丫鬟呢?他们也都没长眼睛?是,她才七岁,可太子已经十一岁了。太子什么身份?亲自给一个小姑娘包扎伤口,还把贴身之物都留了下来。这若是传出去,说得清吗?曦儿小不懂事,你也不懂?”

????虽说曦儿还只是个孩子,但这可是古代,七岁的年纪,便已该和男子保持距离了。况且那还是尊贵的太子殿下,将来的皇帝,可不是轻易屈尊的人。万一皇后闻起来,有意定个娃娃亲什么的,陆家要如何拒绝?

????季菀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行哥儿到底还年少,所思所想也不如他娘深远,还未想到那一层去。只以为母亲是担心妹妹名声有损。

????“娘,您也不必过于忧心,当时曦儿是真的吓坏了,太子没办法,才给她上药包扎伤口的。侍卫都站得远远的,丫鬟也不敢乱说。明日我就将这帕子还给太子,旁人不会知道的。”

????季菀叹一声。

????“以后在宫中,你多看着点曦儿,别让她和皇子们走得太近。”

????行哥儿哦了声。

????“是。”

????季菀暗下决心,要好好教教女儿规矩。在家里就算了,在外头,怎么也得知道避嫌才是,尤其是宫里的人。

????陆家向来没有攀附皇族的心思,否则当年就把陆非澜送进宫了。

????青梅竹马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她可不想让女儿做什么太子妃王妃的,将来跟一堆女人争宠。

????……

????第二天,行哥儿就将太子的手帕给还了回去。

????太子接了,看了他一眼,道:“昨天回去是不是被骂了?”

????“出那么大的事,娘当然生气。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我娘发那么大脾气,连曦儿都被罚了。”

????“哦?”太子有点意外,“她昨天受了惊吓,又受了伤,你娘不该心疼吗?怎么舍得罚她?再说,你不是说你祖母最宠你妹妹吗,能忍心看她受罚?”

????“曦儿自小娇惯,这次确实任性太过。”行哥儿叹息,“昨天那场景,我想想都后怕,也难怪娘会生气。祖母那边,娘自有交代。”说到这他一顿,侧头看向太子,“殿下昨日回宫,可有对娘娘说起舍妹惊马一事?”

????“不说成吗?”

????太子也颇为无奈,“昨天你妹妹趴我身上,鼻涕眼泪全都蹭我衣服上了,母后一眼就看见了,当然要问。那么多人看着,我想瞒也瞒不住。母后也骂了我一顿,还说要派人去国公府探望你妹妹。”

????“探望我妹妹?”

????行哥儿驻足,“皇后娘娘,真的那么说的?”

????“我骗你做什么?”太子道:“出宫策马这事儿是我提出来的,却害得令妹受伤,我也是有责任的,宫中理当派人前去问候。”

????行哥儿沉默,他隐约有些明白了母亲的担忧。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